美国的犹疑是如何一步步导致俄乌战争发生的

0 6

那天,灰色的基辅街头烟雾弥漫,抗议者把轮胎、家具和铁丝网堆起来当路障,用来抵御安保部队的进攻。撕破的蓝黄色乌克兰国旗在风中飘扬,人行道摆放着蜡烛,标志着有人在此处遇难。有电灯杆上钉着一张画,一个遭到民众唾弃的总统被画成了一头猪。
不过,在2014年3月,当国务卿约翰·克里会见暴力镇压示威活动的幸存者时,在基辅,你能感受到希望。他称赞乌克兰人在面对克里姆林宫背后撑腰的领导人时,表现出了可嘉的勇气,并承诺美国将支持新政府。
但俄罗斯军队已经进入了克里米亚,那是乌克兰位于黑海的半岛,克里警告:“很明显,俄罗斯一直在极力制造借口,以便进一步入侵。”
八年后,在俄罗斯军队摧毁乌克兰的城镇之时,克里的话似乎有了诡异的先见之明。

在三届美国总统任内,美国对乌克兰的承诺发出了互相矛盾的信号。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一直在观察华盛顿的行动,等待时机。
“在乌克兰问题上,我们始终变来变去,”俄罗斯和欧亚问题专家、曾为拜登总统之前的三届政府提供咨询的菲奥娜·希尔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自己的框架发生了变化,我们自己的政策也发生了变化。”
“我认为我们需要重新阐明乌克兰为何如此重要,”她说。

现在,普京发动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两个月,而美国位于一场为了挫败他而展开的宏大行动的中心,并将这场军事冲突描绘成一场民主价值观和威权势力的大战的一部分。
“这简直是对‘二战’结束以来建立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直接挑战,”拜登上个月在华沙说。“它有可能重新回到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建立之前那种蹂躏欧洲长达数十年的战争。我们不能再回到那个时代了。”
美国已经向乌克兰紧急提供了武器和人道主义援助,并实施了旨在切断俄罗斯与全球市场联系的制裁措施。上周末,拜登派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前往乌克兰,以明确表明来自华盛顿的支持。

官员们说,拜登在很多方面都试图弥补美国多年来对乌克兰的犹豫不决。据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说法,以及记者查阅的相关记录,早些时候犹豫不决的人包括曾在奥巴马政府工作的一些拜登的高级助手,以及特朗普政府的官员;特朗普出于个人政治利益破坏了美国的乌克兰政策。
战争的根源
自乌克兰1991年独立之初,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努力寻求立足之地的时候,美国官员就认识到了该国的战略价值。
“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帝国,”曾担任卡特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布热津斯基在1994年3月的一篇评论中写道。“但乌克兰若是被收买后成为其附庸,俄罗斯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一个帝国。”
那之前两个月,在美国的压力下,乌克兰达成了销毁核武库的协议。克林顿总统宣称该协议是改善全球安全的“一个充满希望的历史性突破”。但领导乌克兰的列昂尼德·库奇玛警告,这将使他的新国家更加脆弱。
“如果俄罗斯明天就进入克里米亚,没人会大惊小怪,”他在那年说。

当时,俄罗斯已在克里米亚煽动分离运动,即便克林顿预言乌克兰将成为一个欧洲大国。
而专家们表示,在那之后十年里,不想激怒俄罗斯的北约将乌克兰排除在外,一些成员国将俄罗斯视为重要经济伙伴和能源供应国,并希望它发展成为一个更民主、威胁更小的大国。
波罗的海国家于2004年加入北约,四年后,布什总统公开支持乌克兰加入的意愿。但西欧国家并不情愿。如今,乌克兰既不是北约成员国,也不是欧盟的一部分,就在这个月,官员们还指出,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的可能性都很小。
在布什表态支持的多年后,时任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试图让乌克兰更亲近俄罗斯,2013年11月,他拒绝签署一项筹划已久的加强与欧盟关系的协议,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抗议导致了2014年基辅街头的镇压行动。
当年2月,安全部队向基辅市中心的抗议者开火,造成数十人死亡。抗议者坚守阵地,得到了欧美公众的支持。亚努科维奇逃至俄罗斯。

Get real time updates directly on you device, subscribe now.

Comments
Loading...